欄目列表
最新文章
聯系我們

聯系人:李經理
免費咨詢電話:400-6087-218
24H熱線:13391149099
24H熱線:18021007816
地 址:中山西路1800號(兆豐環球大廈)25E1-E2-F1

注冊公司常見問題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注冊公司常見問題 > 文章正文

我國有關商事登記的立法檢討

來源:http://www.0097249.live    發布日期:2015-08-03  瀏覽量:1912

一、立法形式極度分散,條文間既存在重疊又存有盲點
我國現行商事登記立法形式極度分散,法出多門,缺乏統一性與規劃性;立法位階普遍偏低,多為政規章。這種分散的、低位階的商事登記立法模式無法形成商事登記效力體系的統一構建,這將有礙于維護商主體及交易相對人的合法權益及經濟益的實現。立法形式的極度分散性導致了條文存在大量重疊,突出表現法律與行政法規之間,行政法規之間、行政法規與部門規章之間的交叉與公司法》“法律責任”一章中的許多內容在《公司登記管理條例》“法律責任”一章中重復出現,類似情況不勝枚舉。長期以來,我國商事登記立法過分關注商事登記的程序性要件,未重視登記行為的法律效力,成登記法律效力內容缺失;過多強調商事登記的公法價值,而輕視了其信息公示的私法功能,過多強調登記機關的行政管理,而忽視了其對場主體及市場交易產生的影響。我國現行商事登記法的制定者主要為國務院和國家工商行政管理部門。這種立法體制實際上深受行政體制的影響與制約,工商行政管理部門不僅是市場監管者和登記機關,還是商事登記規則本身的制定者。除固有的“管理型”思維慣性外,其還蘊藏著巨大的利益驅動,很難超脫其本部門利益。辦證意味著收費,權力尋租市場因利益誘惑而越發繁榮。如此理念下制定出的法律法規偏政府監管而忽視市場主體需求和主體權益保護也就在所難免。
二、主體資格與經營資格不分,“統一主義”立法模式帶來諸多弊端
在我國強制登記主義立法模式下,任何商主體都需通過登記注冊得營業執照后方可取得主體資格與營業資格,營業執照具有雙重證能:不僅證明企業的主體資格也證明企業的經營資格。這種商主體資格與經營資格不分的“統—,’立法模式,即統一由登記機關進體登記與營業登記,不但帶來理論上的混亂,實踐中也產生了嚴重端。從理論上講,營業執照僅能起到確認持照者的經營資格的作用,而不應當具有證明商主體主體資格的效力,將兩種不同性質的資格證明集中于同一個憑證中,體現出政府公權力通過登記機關的登記行為對市場主體開展經營活動的過度干預。正如前文所述,“統一主義”登己立法模式使商事登記在實踐運作中產生種種弊端:其一,在此模式下長期采取的“先證后照”制,會產生主體資格取得與營業資格取得互為前提的矛盾循環,使部門之間職能交叉,導致行政許可門檻高:其二,企業退出機制不規范,引發諸多法律問題,如,被登記機關吊銷營業執照后企業法人是否還具有主體資格及訴訟資格等。我國當前進行的“先照后證”制改革理順了證照關系,打破了主體資格與營業資格取得互前提的矛盾,有助于厘清部門職責,將“重審批輕監管”轉變為“寬準人嚴監管”,推動了政府管理方式由事前審批為主向事中、事后監管為主轉變,是全面削減和約束政府公權力的重要舉措。但其尤存在以下:其一,關于“證”的問題,法律、行政法規、國務院決定需要取得前許可的事項很多,對其應該進行仔細清理,以明確具體的改革領域;二,關于“照”的問題,從功能上講,“營業執照”應為營業資格的證。而“先照后證”制改革一定程度上將以往的營業執照作為主體資格和營業資格的“雙重”證明功能異化為僅起到對商主體資格的證明效果。因此需進一步改革,還原“營業執照”的本質屬性。
三、立法內容上欠缺對公信力的規定,且重登記生效效力而輕登記對抗效力
由于重登記的公法功能而輕私法公示功能,過于強調登記是公權力的“賦權”,忽視對私權的保護,導致在我國登記立法內容上長期欠缺對登記公信力的規定。我國現行有關商事登記的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等均忽略了對登記公信力的規定,使得交易中的善意第三人本應基于對登記事項的合理信賴而獲得的利益保護于法無據。在司法實中,尤其在公司訴訟中,商事登記的公信力原理被個案大量適用,立法層面上其僅體現在《公司法司法解釋(三)》中。此外,關于與商事登記公信力相關的審查方式,盡管國務院《注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方案》明確指出,“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對工商登記環節中的申請材料實行形式審查”,而相關立法卻未將“形式審查方式”加以確定。
我國在商事登記立法內容上向來重登記生效效力而輕登記對抗效力。現行立法對任何商主體都采強制登記主義,故在商主體設立方面采取登記生效主義,司登記管理條例》《合伙企業》《個人獨資企業法》《等相關規定,經登記機關依,領取相應營業執照后,方可取得商主體資格,非經登記,商主體產生成立的法律效果。又根據《公司法》第188條、《公司登記管理例》第4亭理條例》第20條、《合伙企業法》第90、《個人獨資企業法》第32條等規定,經注銷登記后商主體終止。可見,在商主體終止方面也采登記生效主義,非經注銷登記,商主體不產生終止的法律后果。但我國商主體存續期間,若發生登記事項變更,所采取的是登記生效還是登記對抗,現行分散的行政法規中未明確規定。只在《公司法》第32條第3款規定“公司應當將股東的姓名或者名稱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登記事項發生變更的,應當辦理變更登記。未經記或者變更登記的,不得對抗第三人。”該規定明確了股東及股權轉讓方面登記的消極對攏“第三人”的心理狀態否。
四、欠缺對登記與公告的效力優先性規定
從我國現行立法來看,商事登記的公信力與對抗力究竟產生于登無法判斷,以至于產生商業實踐及審判實務上的爭議。
公告是企業登記后的一個獨立程序。關于公示的時間,2014年IO1日起實施的《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第6條對登記機關公示的時作出了規定:“工商行政管理部門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公示在履行職責過程中產生的下列企業信息……前款規定的企業信息應。自產生之日起20個工作日內予以公示。”第7條規定了登記機關以外的其他政府部門在履行職責過程中對產生的相關企業信息的公示義務,但未規定具體時間。第10條規定了企業公示的時間:“企業應當自下列信息形成之日起20個工作日內通過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向社會公示:……工商行政管理部門發現企業未依照前款規定履行公示義務的,應當責令其限期履行。”第8條規定了企業報送并公示上一年度年度報告的時間:“應當于每年1月1日至6月30日,通過企業信用信公示系統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報送上一年度年度報告,并向社會公。”可見,企業公示信息的時間與登記機關登記信息的時間存在著時間差,但關于登記與公示公告的效力優先性問題立法卻未能涉及。

 

 

上一篇: 商事登記的對抗力的含義

下一篇: 商事登記效力是商事登記立法的核心內容

北京赛车9码规律